首页 > 热点专题 > 海南民族文化“七个一”作品【已归档】 > 散文

一等奖|黎山植物记

  • 发布日期:2021-01-13 12:24
  • 来源:
  • 微信
    X

海南省民族文化“七个一”作品征集获奖作品

黎山植物记

王蕾

我真正对黎山的认识和感知,来自于黎山的植物。

桢桐

桢桐,我从小就认识的一种植物,故乡人称它为“雅圣”。(雅意为“药”,圣为“救苦救难的观音”)从这个名字可以得知桢桐在故乡人心中的分量,他们把桢桐视为观音赐给的救命草药。桢桐生长于湿地、山沟、洼地以及村前村后,高2米左右,叶宽,广卵形,绿且密集细毛,花红色,花序如伞,花萼细小,漏斗形,花蕊细长,花苞形如蝌蚪,果圆而小。因此,它还拥有多个别名—香盏花、百日红、红苞花、状元红。

盛夏,桢桐花盛开在山野,在乡村间的阡陌小路,溪河塘坝。一丛丛,一簇簇,红灿灿的,散落在山野间,点缀青山绿水,把大地构成一幅幅缤纷多彩的图画。盛开在黎家人的村前村后,一株两株,与黎家人相亲相伴,相依偎着。桢桐看似极为平凡,却演驿着许多动人的人生故事,摇曳着蓬勃的生命。

我在黎山长大,对桢桐十分熟悉和了解。别看它只是乡间的一棵野草,却能治疗痈疽,疔疮,乳腺炎,关节炎,湿疹,牙痛,痔疮。小时候,家门前不远的椰树、槟榔树下生长着两三株的桢桐。宽大翠绿的桢桐叶,红灿灿的桢桐花,给缺少娱乐的乡村孩子带来无限的乐趣。

桢桐少两三株为一丛,多七八株为一丛,枝繁叶茂,是孩子们玩耍的好去处。我和几个小伙伴在桢桐树下玩接石子,累了折一枝桢桐花做成圈戴在头上扮公主。有一天,我头戴桢桐花兴高采烈地往家跑,想在母亲面前炫耀自己有多漂亮。当我出现在母亲面前时,没曾想到正蹲在地上切猪菜的母亲,看见我头上的桢桐花,猛然“唰”地站了起来,左手迅速摘下我头上的桢桐花,右手“噼里啪啦”雨点般地落在了我的屁股上。当时我无法理解母亲为何因一朵桢桐花,几片桢桐叶而发怒,甚至动手打我。后来我的屁股上长出一个大如乒乓球,红如熟透了的荔枝的热疮,钻心的痛,坐立不得,寝食难安。母亲每天摘门前的桢桐叶,用火烤敷在毒疮上。一天敷上三次,而且必须是鲜的桢桐叶,用一次摘一张。毒疮好后,一丛桢桐便光秃秃,只剩下芽心了。奶奶膝盖关节痛,难于行走。门前的桢桐被我用完了,母亲只好走很远的路到野外去找桢桐回来,在桢桐叶里加米酒舂烂,用热火灰温热,敷在奶奶的膝盖上,又用清水煮桢桐根水让奶奶喝。半个月后,奶奶能下地走路了,我终于明白我折摘桢桐母亲打我的缘故了

马齿苋

马齿苋又叫长寿菜,我们称它为“把浪”。多生长于菜园、农田、路旁,耐旱耐涝,生活力强。一年四季生长草本植物,伏地散长,多分枝,圆柱形,嫩叶呈淡绿色,老叶为暗红色。叶互生,叶柄粗短,叶片扁平肥厚,倒卵形,似马齿状,故而得“马齿苋”其名。

马齿苋花无梗,直径4-5毫米,常3-5朵簇生枝端,午时盛开。花瓣4或5片,黄色,倒卵形裂。种子细小,多数,偏斜球形,黑褐色,有光泽。马齿苋的种子细如线,成熟落地,随风和雨水飘落各个角落,见土就发芽生根,风一样的生长,蔓延,且耐旱,在酷热、干旱季节,其他草都枯萎了,唯独马齿苋蓬勃生长。

马齿苋可食,挑选嫩的洗净,放两小勺油起锅,锅热把马齿苋放进锅里炒5分,加入一些水和盐煮熟,味道很好,吃起来酸酸的,很开胃,家乡人靠它度过干旱季节。马齿苋能当菜,又能做药,为药食两用植物,有清热利湿、解毒消肿、消炎、止渴、利尿作用。马齿苋子具有清肝明目的作用。虫咬蜂蜇,用鲜马齿苋捣烂敷在虫咬蜂蜇之处,三四天后便可消肿。

我能长大成人,马齿苋功不可没。我不知道我是何方妖孽,打从

我断奶改吃食物的那天起,我对食物就非常敏感。福寿鱼、草鱼、鳝鱼、鲤鱼、泥鳅……一切来自河水和水塘的淡水鱼,以及松鼠肉、牛肉、狗肉、羊肉、鹿肉、蛇肉、鸭肉、鹅肉,我连闻都不敢闻,别说是吃了。如果于不吃动物为标准来评国际保护动物奖项,我一定能获得这个奖项。荤的不吃,素的一定不会挑了吧,然而,却不然,像木瓜、竹笋这类热性的食物也不能吃,母亲是这方面的监督员。小时候贪玩,夜里玩捉迷藏,从村尾跑到村头,常常摔破膝盖,发炎长脓,旧的伤没好,又添新的。母亲每天从地里干活回来,小腰篓里总是装着马齿苋。母亲把马齿苋捣烂敷在我的伤口上,伤口没好我不能吃影响伤口愈合的食物。这段时间家里的每一顿饭都不能缺少马齿苋菜,而且那碗马齿苋菜,谁都不能吃,是母亲专门煮做给我的,马齿苋菜成了我的专利菜了。

马齿苋清热解毒,吃起来酸酸的,正好合我的胃口,又能帮助消化。我对马齿苋情有独钟,至今仍然钟爱它,在菜市场见到它,总会买上两三把回家炒瘦肉、炖骨头汤,清爽可口,可称得上人间美味。

蒌,又称大芦子、槟榔蒌,我们黎族人称它为(逃)。蒌属四季常青攀援状藤本植物,攀附在其他植物节枝生长,节上常生不定根和叶子,单叶互生,宽卵形或心形而两侧对称,先端渐尖,基部心形有极窄的弯缺,或浅心形而有很不等长的两耳。无花被,穗状花序,表面稍凸,小指头般大的果实。

家乡屋前屋后,田间地头,山坡杂草随处可见。一丛丛,紧密地缠绕在一起,十分繁茂,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黎族人的生活与蒌密不可分。自古以来,黎家人用蒌治肚胀、牙痛、刀伤、摔伤。肚胀,用蒌叶加点水捣烂,喝一口蒌叶水,便可通气。牙痛,咬一咬蒌叶根,便可治好牙痛。脚有风湿肿痛,用烤热的蒌叶敷上几回,便可消肿。刀伤、摔伤,将蒌叶搓碎取汁,涂在伤口上,一周之内即可痊愈。

小时候,母亲在家门前的柚子树下了一棵蒌,她怕蒌苗被猪和鸡踩坏,便用竹子把蒌苗围起来,并天天浇水,像呵护孩子般呵护着。在母亲的精心栽培下,一年后蒌苗攀上了柚子树,长成茂密的蒌丛。虽然蒌叶茂盛如丛林,母亲不舍得摘一片蒌叶吃槟榔,也不允许家里的人摘。一天,我和邻居的孩子玩过家家,摘了几片蒌叶和几个蒌果。我把蒌果当肉切成一片一片放在蒌叶里,学着大人的样子,拿起蒌叶里蒌果片递给一个小伙伴说:“这是你的猪肉”又拿起另一蒌叶里蒌果片递给另一个小伙伴说:“这是你的鸡肉”。我们实在太想吃肉了,才玩起了这样的过家家,没想被母亲看见了,拿起树枝就追着我打,那天我不敢回家,睡在一起玩过家家的小伙伴家里。

自从我家有了一丛蒌叶,家里变得热闹非凡。母亲是个为人和善,有求必应、乐于助人的黎族妇女。她不许家人摘蒌叶,可是村里的人摘她从来不吝啬。今天邻居的小孩肚子疼,来摘几片蒌叶捣水喝,明天邻居的大叔牙痛,来摘一根蒌藤。母亲珍爱蒌叶,是因为它能治病,只要是能治病救人的母亲都舍得。

蒌叶不但可以治病,还能促成一桩桩婚事,一桩桩美事。家乡人喜欢吃槟榔。蒌叶是吃槟榔不可缺少的,没有蒌叶,吃的槟榔就不会红,不会香。娶媳妇,嫁女,走亲办事都离不开槟榔和蒌叶。翠绿的蒌叶 ,在家乡人的眼睛里,就是那绿色蓬勃的生命,不仅红黎家人的爱情,也红了黎家人的生活。

蓖麻

家乡人总是在门前种一两棵蓖麻,只要有黎族人居住的地方,就会有蓖麻。

蓖麻,又称大麻子、老麻子、草麻,黎家人称它为(葛职)。蓖麻属热带或南方地区常年生长灌木或小乔木植物。茎圆形中空,单叶互生,叶片盾状圆形。掌状分裂至叶片的一半以下,顶端尖,边缘有锯齿。圆锥花序与叶对生及顶生,下部生雄花,上部生雌花;花瓣性同株,无花瓣;雄蕊多数,花丝多分枝;花柱,淡红色或淡黄色。果球形,有软刺,成熟时开裂,种子落地便可生根发芽。种子,椭圆形,皮硬,有光泽并有黑、白、棕色斑纹。

小时候,母亲走亲戚,总是会带一些草回家。有一天,母亲去姨母家,回来什么也没带回,就带回一棵蓖麻苗。母亲把蓖麻苗种在菜园里,每天给菜园里的菜除草浇水时,总不会忘记也给蓖麻浇水。每天我提水浇菜累了,还要浇蓖麻,心里不爽快总是唠叨,说什么种蓖麻又不能当菜吃,种它有什么用,还要辛苦天天给它浇水。这棵小蓖麻在我的唠叨声中天天长大,长成一棵2米左右高的枝繁叶茂小树。望着我天天浇水的蓖麻树,心里想要是种的是菜,不知种了多少批菜,吃上了多少菜,种蓖麻一点用都没有。直到一天深夜,我的耳朵像针扎一样的疼痛,痛得我从睡梦中醒来,捂着耳朵在床上打滚。母亲打着火把匆忙出了门,没多久,母亲手里拿着一根20厘米长的小管,对着我的耳朵轻轻吹了又吹。一股暖流阵阵地流入我的耳朵里,柔柔的,暖暖的,一会儿,疼痛减轻了许多。第二天,母亲继续拿蓖麻茎用火烤热后,往我的耳朵里吹,早上一次,下午一次,晚上一次,一天三次。三天后,我的耳朵不疼了,好了,又能和小伙伴们一起跳绳了。母亲见我玩得很开心,笑了笑说道:“要是没有蓖麻,你还在床上哭着喊疼呢!还不肯给蓖麻浇水,说它没有用,现在知道蓖麻有用了吧?”后来,我知道蓖麻不但可以治疗中耳炎,它的根还可以治疗风湿性关节炎、跌打损伤、脱肛、神经衰弱、头痛,头晕等。蓖麻叶捣烂外敷,可以治疗毒疮﹔蓖麻油有健脾开胃的作用,真可谓是全身能当药,全身都是宝。

黎山的草是黎山的药,黎家的宝,人间最美生命底色。

飞机草

飞机草,学名是紫茎泽兰,又称香泽兰,家乡人称它(感杯机)。在黎山随处可见,且一年四季疯一样地成长。多生长于山坡、农田、路旁,村头村尾,屋前屋后,耐旱耐涝,生命力极强。常年生长粗壮草本植物,高1.5米左右。茎直立,有细纵纹,灰白色柔毛,中上部的毛较密,分枝与主茎成直角射出,分节向上生长,单叶对生,叶片三角形或三角状卵形,有叶柄。先端渐尖,基部楔形,边缘有稀疏的粗大而不规则的圆锯齿,两面绒毛。

头状花序生于分枝顶羰和茎顶端,枝端排成伞房状或复伞房状花序,花序梗粗壮,密被稠密的短柔毛。总苞圆柱形,为管状花,总苞圆柱状紧抱小花,覆瓦状排列,花顶端长许多细长的花绒,外层苞片卵形,有短柔毛,花白色或粉红色花期4-12月。果狭线形,黑褐色,如针一般大,果期4-12月。

繁殖极强的飞机草,在人们生活水平提高,医疗条件好的今天,显得不重要甚至是被认为是公害,四处生长妨碍了农作物的生长。可是在那缺医少药的年代,飞机草是人们的救命草。飞机草具有散瘀消肿;解毒;止血的功效。跌打肿痛;疮疡肿毒;刀伤、划伤等外伤出血;蚂蟥咬后流血不止,只要摘几片飞机草的叶子嚼碎敷在伤口上,血马上止住,第二天伤口便愈合。《全国中草药汇编》中有飞机草药效的记载:“散瘀消肿,止血,杀虫。用于跌打肿痛,外伤出血,旱蚂蝗叮咬出血不止,疮疡肿毒。鲜叶揉碎涂下肢可防治蚂蝗叮咬。全草切碎撒水田中沤烂,1~2天水变红后可杀灭钩端螺旋体,用以预防钩端螺旋体病。”《中药大辞典》《中华本草》等医书里都记载飞机草治病的功能与作用。

小时候,上山砍柴不小心砍伤了左手,鲜血直往外冒,我急忙用右手按住伤口,止住外流的血。同时惊慌失措的东张西望,寻找能止住血的东西。情急下,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大人被刀伤流血时,大人摘飞机草嚼碎敷在伤口上,血马上就被止住。想着飞机草,飞机草就在眼前,它摇曳着嫩绿的叶子,向我点点头,好像在说“用我止血吧,伤口很快就会好的。”我起身用嘴咬住飞机草叶子,嚼烂敷在伤口上,血马上给止住了,我又用它的叶子把伤口抱紧绑好。回到家,母亲见我包着手腕,着急地问我说:“你的手怎么啦?是不是被刀砍伤的?你用什么包伤口?是不是用飞机草?”母亲慌张得一口气连问了几个问题,我一个问题也没来得及回答。当母亲知道我的伤口用的就是飞机草包时,她那紧张得绷紧的脸,才慢慢舒展开来。第二天,我手上的伤口已经干,不出五天便全好了。

飞机草不但能止血当药,还可以当肥料。生长在稻田边,胶林和果园里的飞机草,好像是专门给家乡的人们生长的,给人们种稻谷和果树肥料的。人们给橡胶树和果树松土除草时,把飞机草砍埋在树头下,飞机草腐烂后有助于橡胶树和果树的成长。生长在稻田旁边的飞机草,人们把它砍埋在稻田边的土里,飞机草腐烂成肥料,人们把飞机草肥料撒到田里,田里的秧苗长得又粗又壮,绿油油的。

飞机草在家乡是无人不知晓,无人不受益与它。它蓬蓬勃勃生长,不为别的,只为黎家人的幸福生活。

雷公笋


随着一声春雷声,藏在地里的雷公笋像千军万马的军队,听到冲锋号声个个破土而出,露出尖尖的头。

雷公笋,学名闭鞘姜。因其嫩茎似笋,喜荫湿,春雷声响起,立马破土生长故而海南人称之为"雷公笋"。五指山的黎族称它为“妮嫩”,我的家乡称它为“葛嫩”。多生长于溪沟旁、山沟里和常年潮湿洼地里。雷公笋为姜科多年宿根直立

草木,高1-2米,茎圆有节,稍带紫红色。叶互生,单叶,螺旋状排列,长圆

形成披针形基部抱茎,背部密生灰色绢毛,叶鞘宽而封闭。

雷公笋花的花序状顶生,椭形或卵形,苞片卵形,红色。雷公笋花花冠短管,,花萼3裂,唇瓣宽喇叭形,纯白色,顶端具裂齿及皱波状﹔雄蕊花瓣状,上面被长柔毛,花蕊淡黄色,花基部橙黄色,花期7—9个月。蒴果红色,果期9—11月。种子黑色,光亮。

雷公笋可食,挑选嫩的去外皮洗净,切成小节炒鱼、肉,辣椒,香脆可口。家乡人喜欢用雷公笋腌制成酸菜,用加盐的冷米饭水,放入切成段的嫩茎腌渍,5—7天发出诱人酸味时便可食用,鲜嫩可口,酸香开胃。雷公笋制成酸菜,加入鱼、肉等同煮,更加美味。

我出生长大的那个小村,村头有一片方圆几十亩的山坡茅草山,山坡上青一色的茅草,除了生长茅草之外,无其他树木,所有村里的人称它为茅草山。村里的每家每户建房子,都从茅草山上割茅草盖屋顶。集体的时候谁家房屋漏雨了,就向生产队申请茅草,生产队队长同意了才去割茅草。分田到户时,茅草山也像田地一样,被按人口分割给了各家各户。人们为了来年茅草长得高长得茂盛,每年12月底都要放火烧茅草。被火后,光秃秃的茅草山,静静地等待着春雨的亲临。而村里的妇女们却开始忙碌了起来,她们找出家里的陶罐和坛子,清洗干净,为制雷公笋酸准备。家里没有陶罐,母亲只要向三叔公借。三叔公以分他半坛的雷公笋酸为报酬,借给了母亲一个坛口有缺口的坛子,母亲腌了一坛雷公笋酸。我非常喜欢吃母亲腌制的雷公笋酸。雷公笋酸给黎家人增添了一道香酸的人间美味。

许多人只知雷公笋的嫩茎能当菜食用,却很少人知道它可做药用。雷公笋除了可以食用之外,还可当药。《全国中草药汇编》中就有闭鞘姜药效的记载:“利水消肿,解毒止痒。用于百日咳,肾炎水肿,尿路感染,肝硬化腹水,小便不利;外用治荨麻疹,疮疖肿毒,中耳炎”其根状茎药用内服治水肿,外洗疮疖,利水,消肿,拔毒。水煎服雷公笋根,服雷公笋根水对肾炎,浮肿,肝硬化腹水,小便不利,尿道刺痛,肾结石等有一定的疗效。雷公笋根捣烂外敷能肿毒疮、热水和火烫伤。常年食用雷公笋对心血管、高血压、糖尿病患者有特别功效。

7岁那年,学校要求每人砍两立方木柴给学校。我和姐姐满山砍木柴,扛回到村头,砍成一米长,堆成立方。连扛了几天的木材,肩膀被磨起了一个大水泡。以为第二天会好,没想到又长了一个,接着两个,三个,越长越多,最后背上长满了水泡,有花生仁大,有黄豆粒大,有米粒大,水泡破,流出水,整个背部糜烂。我开始发高烧,慢慢饭也吃不下,水也喝不下。背不能挨着床,只能铺着在床上,无法进食无法入睡。我的伯母每天跑到村头的茅草山上,挖回雷公笋根,将它捣烂敷在我的背上,我终于退了烧。我的伯母在一次挖雷公笋根的途中崴脚,不能再照顾我了。我的姑妈把我接到她家,请姑父的大哥采草药,煮药水给我洗背,我的背没有一处是好的,那一次整整洗了一个月的草药水,我的背才慢慢长出新皮。

我的生命得以延续,我的父母有恩于我,我的父辈们有恩于我,黎山的草有恩于我,黎山的草摇曳着生命的灿烂。

(王蕾,黎族,海南省五指山市文化馆)

(版权声明:作品版权归海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所有,转载须注明)


  •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 主办单位:海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 网站管理:海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海南信息岛技术服务中心
  • 联系电话:0898-65342356    传真:0898-65306602    廉政举报电话:0898-65377126
  • 琼ICP备05000041号    网站标识码 :4600000006    琼公网安备:46010802000301号

电脑版|手机版

主办单位:海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网站管理:海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海南信息岛技术服务中心

联系电话:0898-65342356 传真:0898-65311382

廉政举报电话:0898-65308532

琼ICP备05000041号

网站标识码 :4600000006

琼公网安备:460108020003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