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专题 > 海南民族文化“七个一”作品【已归档】 > 剧本

入围奖|英雄县长(节选)

  • 发布日期:2021-01-18 14:39
  • 来源:
  • 微信
    X

海南省民族文化“七个一”作品征集获奖作品

电影剧本

《英雄县长》

根据全国战斗英雄陈理文故事改编

编剧:江  


向海南解放70周年献礼!

一个全国战斗英雄不怕牺牲英勇善战的故事

一个海南黎族县长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故事

故事梗概

24岁的陈理文骑着黄骠马奔跑在回保亭的山路上,他一身洗得发白的戎装,腰间配着朱总司令赠送的手枪,胸前挂着毛主席赠送的望眼镜,显得特别的英姿勃发。刚爬上一个山坳,他就听到山下锣鼓喧天,他勒住马缰,黄骠马长啸一声停下来。陈理文爬上一棵树,拨开树枝看见山下广场、路上都是人,披红挂绿,彩旗飘飘。他用望远镜看,广场上高台前横幅醒目:“热烈欢迎全国战斗英雄陈理文担任保亭县长!”

陈理文下树,感到局促不安,脸颊不自觉地红了。陈理文一屁股坐在草地上:搞什么鬼!

陈理文干脆躺在草地上,突然他又爬起来爬上树,用望远镜再次观望山下广场上锣鼓喧天的热闹场面。他溜下树,躺在草地上,紧握马鞭的手枕着头,若有所思。山风呼呼地吹,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陈理文13岁替父去三亚日本人的田独铁矿做劳工。一次,日本监工用皮鞭抽打一个老年劳工,陈理文怒火中烧。日本监工骂骂咧咧走过来,看见小小的陈理文用力地搬一块大石头,嘴里“哟西哟西”走过,陈理文搬起大石头,趁日本监工扭头,用力砸向监工的后脑勺。日本监工倒在旁边的水沟里,挣扎了几下都爬不起来。陈理文拔腿就跑,追赶琼崖纵队三天三夜,参加了革命。

在部队,他机灵活泼,做一个小小的勤务兵就独自抓了两次俘虏,深得支队长张开泰的夸赞和喜爱。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他十年参加了大小一百多次战役,特别是光岭、禄马坡、马六坑、南辰、重兴、屯昌、福山等重大战役。

光岭战役,敌人来势凶猛,部队伤亡很大,陈理文所在的一小队只剩下小队长、班长陈理文和一名战士,情况十分危急,陈理文跳出战壕,与蜂拥上来的敌人拼刺刀。援军很快赶到,歼敌一个连,赢得琼崖总队秋攻第一仗的胜利。

我三总九支队包围禄马坡敌据点,引来敌军1000多人增援;陈理文随七支队担任迂回攻击任务,全歼围困之敌和援军先头部队一个排。

马六坑战役,陈理文带领突击队接连攻占几个山头。当他发现敌人扛着机枪上马六坑高地,高喊:“快冲上去,把敌人的机枪夺过来!”话音未落,陈理文中弹倒在冲锋路上,陈理文臂部受伤被抬下火线。

南辰据点,敌人的火力布防十分密集,部队只得选择晚上进攻,陈理文率领的突击队担任主攻突击队。第一天晚上强攻没有成功,第二天晚上陈理文带领三名突击队员在炮火掩护下匍匐前进,接连剪断了三层铁丝网打开缺口,带领突击队冲进敌人据点,攻进敌前哨堡。又攻占第二个碉堡,陈理文在激战中负伤,但他坚持不下火线。第三天晚上,陈理文带领突击队先发制敌,一举歼敌250多人。陈理文立下显赫战功,被琼崖纵队授予“突击英雄”称号。

攻打重兴据点,陈理文手腕的伤还没有好完,但他坚决要求参加突击队。陈理文担任爆破组组长,部队发起总攻,陈理文指挥爆破手炸掉敌堡围墙时被地雷震倒。昏迷中的陈理文耳边响起团首长的声音:去把敌堡炸掉!陈理文耳边响起王国兴的声音:去保亭当县长!

陈理文惊醒过来:我怎么睡着了?

陈理文骑着马下山,广场上的人群已经散了。他牵着马找到县政府,县委老书记迎上前:你是陈理文吧?

陈理文握着老书记的手:你是老书记吧?

老书记摇着陈理文的手:你怎么现在才到啊,几千人等着欢迎你这个县长上任,哎——,快来快来。

陈理文笑着说:你们搞这阵势太吓人了,我在山上睡着了。

严母对女儿严娇娇说:就这样,你外公24岁就去保亭当县长了。

严娇娇想起崖中市相子剑选拔赛输给舒袖后跑去保亭这两天的经历,回答妈妈:妈妈放心,我是英雄的后代,我会振作起来!

严娇娇和舒袖是一起长大的小伙伴,情同亲姐妹。两天不见,舒袖跑来找到严娇娇,约定利用晚上的时间在严娇娇家楼顶一起练剑一起进步。练完剑严娇娇给舒袖讲述外公陈理文当县长,与老百姓同吃同住同劳动,为保亭人民谋幸福移风易俗,办学校修水库:

陈理文听到村干部汇报全村人的春耕都搞差不多了,就剩下烈属黎水妹家的地都还没有耕,还有两户是因为每月12天忌日不耕种的迷信思想也耽误了耕种。黎水妹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丈夫1948年在与国民党军的一次战役中牺牲。陈理文很着急,立即想到用自己的黄骠马给烈属黎水妹家耕地,并且决定就在忌日组织村干部一起去给黎水妹家耕地春播,用行动破除村民们的迷信思想。

自治州领导来保亭视察工作,找不到县长陈理文,通信员小周说陈县长在乡下。小周带路一起去乡下找陈理文,一群人爬山涉水来到陈理文蹲点的黎水村,陈理文正在用自己的黄骠马给黎水妹家耕地,战马不适应耕地,要么不走,要么快跑,把陈理文搞得狼狈不堪。

陈理文在全县三级干部会上要求每个村都要把小学办起来,他白天去各村检查办学情况,晚上还亲自去夜校教村民识字。

全县大旱,庄稼都枯死了,陈理文组织抗旱工作,走遍了全县的每一个村落,他的脚板被打起血泡还在坚持,直到化脓了走不动了才被村民们抬到县医院。

水灾过后是旱灾,青黄不接,陈理文组织全县抗旱和救济灾民,黎水村阿成12岁的儿子和8岁的女儿上山吃野菜中毒而亡,陈理文狠心一枪把黄骠马打死,煮马肉给全村人吃,他自己躲到一边不吃。夜深人静,他一个人把黄骠马的骨头捡起来,拿去山头上埋了,痛哭一场。

陈理文和村干部一起帮黎水妹家在忌日耕种的地里收割庄稼,大家都沉浸在丰收的喜悦里。突然,山上有声音传来:陈县长,陈县长,水库动枪了!

陈理文和村干部一起跑去山那边的水库工地。六七个人背靠一个大大的土堆,手里拿着火药枪指着周围的人,为首的年长者大声呵斥:谁敢上前一步,我就一枪打死他!

陈理文挤进人群,年长者:欧亚,你给我们做主!他们要挖我家祖坟。

陈理文义正辞严:修水库关系到全县人民的幸福生活和社会主义建设,我们每个人都要有大局观念。

年长者:大局观念,全县人民,那是你们当官的事,跟我一个小老百姓有什么关系?要迁,你们当官的迁吧!

陈理文:你们真要开枪,就朝我陈理文开枪吧!

村长对年长者说:陈县长家的祖坟早就自己迁了。

年长者一听,瞪着疑惑的眼睛,慢慢就泄气了,带头走出人群。

陈理文的妻子黄来英在家坐月子,头上包着头巾忙些家务。黎水妹后面跟着脏兮兮的两个孩子,左手拎着一只鸡右手拎着一袋新米扛在肩上,打听道:这里是陈县长家吧?

黄来英迎出门:你找陈县长,他不在家。

黎水妹放下手里的东西:这是陈县长帮我家种的新米,听说陈县长的夫人生孩子了,这只鸡给你补补身子。

正巧陈理文出差背着行李回到家门口:黎水妹,你干什么?赶快拿走。不然我叫公安把你抓起来!

黎水妹带着两个孩子撒腿就跑,陈理文抓起地上的鸡和米在后面猛追。

都总水库工地,陈理文和上千人在修筑水库。

都总水库竣工放水,人们在大坝上庆祝,陈理文在台上宣布:开闸——

陈理文从台上走下来,人们马上围过去,把陈理文抬起来往空中抛,欢呼:英雄县长!英雄县长!

陈理文想起作为中国青年代表团成员赴波兰首都华沙参加“世界第五届青年与学生和平友谊联欢节”被世界各国青年抛向空中狂欢的情景。

严娇娇和舒袖一起参加东盟青少年相子剑大赛分别获得冠军和季军。

剧本:

【引子】

01时景:崖中市体育馆  日 外

人物:严娇娇、舒袖

激越的运动员进行曲响彻校园。

严娇娇和舒袖击杀正酣。

同学们“严娇娇,加油!”“舒袖,加油!”的呼喊声一阵高过一阵,严娇娇在过度的紧张中倒下。

02时景:七仙岭  日 外

人物:严娇娇

七仙岭青翠欲滴的茂密森林,天空中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阳光从雨中投射下来,万物都是那么明丽耀眼。

七仙岭的山岭上,严娇娇在雨中奔跑,雨水在她的脸上横流,红领巾在风雨中飞动。

03时景:马六坑 日 外

人物:陈理文、几个战士

陈理文所在中队连续攻占敌人据守的几个山头,陈理文一直冲在前面。当他看到敌人扛着机枪占领制高点,他焦急地大喊:冲上去,把敌人的机枪夺过来!

陈理文受伤倒在冲锋路上敌人猛烈的火力之中,几个战士急忙冲上前把他抢救下来。

04时景:重兴据点 夜 外

人物:陈理文、三个爆破手

陈理文和三名爆破手放置好地雷炸药,正要掏出火种点燃导火线,一发流弹飞来,一声山崩地裂的爆炸,陈理文和战友被掀翻抛到五六米的地方昏过去。

当部队的冲锋号吹响,他醒过来摇摇头看不见战友,他爬起来又独自跟着大部队冲上前线。

05时景:国军福山某团营地 夜 外

人物:陈理文、敌俘虏

陈理文率尖刀排直插福山守敌团部,敌人猝不及防,阵脚大乱。陈理文率尖刀排一阵扫射轰炸。

陈理文等押着敌团长一行俘虏走过。

敌团因失去指挥而土崩瓦解,敌军如潮水般退回来,我解放大军四十三军先锋营顺利登陆。

06时景:山区林中大道 日 外

人物:陈理文

山高林深,阳光从茂密的树冠缝隙洒落在弯弯的山道上。

24岁的陈理文骑着黄骠马奔驰在回保亭担任县长的山路上,一身洗得发白的戎装,腰间佩戴着朱总司令赠送的手枪,胸前挂着毛主席赠送的望眼镜,显得特别的英姿勃发。

黄骠马跑上一个山坳,陈理文听见山下锣鼓喧天,突然勒马“吁——”,黄骠马仰天长啸一声。

07时景:陈理文纪念馆 日 内

人物:严娇娇

陈理文铜像前,严娇娇戴着红领巾,表情肃穆,向铜像敬礼!

(铜像由远及近,《时代的呼喊》歌声起。严娇娇尚在敬礼中,神情肃穆,陈理文铜像渐渐满格。推出片名——《英雄县长》。)

【正剧】

08时景:山区林中大道 日 外

人物:陈理文

山高林深,阳光从茂密的树冠缝隙洒落在弯弯的山道上,彰显出这座森林的勃勃生机。。

24岁的陈理文骑着黄骠马飞驰在回保亭的山区林中大道上,一身洗得发白的戎装显出他长期战斗生涯的干练成熟,腰间佩戴着朱总司令赠送的手枪,胸前挂着毛主席赠送的望眼镜,显得特别的英姿勃发。

09时景:保亭县城北边的山坳 日 外

人物:陈理文

林中山路,黄骠马从一个山坳快步冲下来,陈理文给黄骠马一鞭:驾!

黄骠马疾步冲上又一个山坳,只听见山下锣鼓喧天,热闹非凡。陈理文突然勒住马缰:吁——

黄骠马仰天长啸一声停下来,但四脚还踢踏不止。

保亭县城坐落在崇山峻岭环抱之中的小盆地,但树高林深挡住了山下的视线,陈理文将马拴在旁边的树干上,爬上一棵树,拨开树枝看见县城广场上、路上都是人来人往,到处披红挂绿、彩旗飘飘。他用望远镜看,只见人们手拿小红旗向广场集中,广场上用木板搭建了一个高台,台前上方挂着醒目的大横幅,上书“热烈欢迎全国战斗英雄陈理文担任保亭县长!”

陈理文溜下树,脸颊不自觉地红起来,他心里感觉有些忐忑不安,在草地上走了几个来回,他一马鞭打在旁边的小树上:搞什么鬼!

陈理文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干脆躺在草地上,突然又弹起来爬上树,用望远镜再次观望山下广场上锣鼓喧天的热闹场面。

陈理文又溜下树,躺回原来的草地上,紧握马鞭的手枕着头,若有所思。山风呼呼地吹着,山鸟在林中叫得很急。

不一会,他就进入了梦乡——

10时景:保亭什小村 午 外

人物:日本兵、翻译

保亭什小村是一个大山深处偏僻的小山村,只有几户人家,几间船型屋散落在半山上的小树林中。

船型屋顶有青烟冒出,在小树林中飘散弥漫。

19402月的一天中午,日头狠毒,路边的树叶都被晒蔫了。一队日本兵在汉奸翻译的带领下进入什小村,远处人家的狗狂吠不止,一声枪响,狗被子弹击中拼了最后的力气叫了两声,村子又归于沉寂。

11时景:保亭什小村陈理文家  午  外

人物:陈父陈仕明、陈母、陈妹

陈理文家只有一座破旧的船型屋,屋旁四根木柱几片椰叶搭成的放柴火的地方,一根木柱上挂着一张用竹棍交叉抻好的野羊皮,陈理文父亲陈仕明正在柴火堆旁劈柴,船型屋里传出妇女说话和小孩哭的声音。

屋门口躺着的小花狗听到远处的动静立即站起来,抖抖身子竖起了机警的小耳朵,眼睛盯着远方“汪汪”叫了两声。

12时景:同上 午 外

人物:陈父、陈母、陈妹、陈理文、日本兵、翻译

一队日本兵气势汹汹地来到陈理文家,小花狗被吓得逃到树林里狂叫,一个日本兵跑过去放了一枪,小花狗来不及哼一声就死了,只是脚挣扎了两下。

十三岁身材瘦小脖子上挂着一串野猪獠牙、上身赤裸着下身系着前后两片麻布的陈理文从船型屋里冲出来,跑去小花狗身边,抱着小花狗怀着仇恨的目光盯着眼前这帮不速之客。

两个日本兵上前抓住正在劈柴的陈理文父亲陈仕明,翻译狗仗人势阴阳怪气中又带着凶狠的口气:陈仕明,去田独铁矿就是进厂当工人,多好啊,有吃有喝有工钱,你不识好歹。我们叫不动你,今天皇军亲自来了,你该去了吧。

陈母衣衫破旧,怀里抱着瘦弱的小女儿从船型屋走出来,眼泪直流:你们行行好吧,我们一家人就指望他阿爸了,他阿爸不能去呀!

陈理文放下死去的小花狗站起来,快步走到众人前,挺身说:不要求他们,我替阿爸去!

13时景:田独铁矿  日 外

人物:日本监工、日本兵、劳工

铁矿山,满山的杂草树丛,到处是挖开的褐红色的铁矿石,坑坑洼洼;整个矿山工地就像是大山的一处大大的伤口。几辆卡车拉着矿石往外运走,还有几辆车在装矿石,碎石机砰砰砰地震响整个山头。荷枪实弹的日本兵站在几个制高点监视着整个劳动场面。

裸露上身皮包骨头的劳工们正在爆破开山、砸铁矿石、搬运铁矿石。

四处都有日本监工手握皮鞭抽打那些动作比较迟缓的劳工,监工的叫骂声和挨打哭喊的声音此起彼伏。  

14时景:田独铁矿 日 外

人物:日本监工、日本兵、劳工、陈理文

一阵暴雨过后,矿坑里还积着一滩滩浑黄的积水,日本监工急急忙忙把劳工们从简易工棚中像赶牲口一样赶出来干活,皮鞭声和叫骂声四处在工地上回响。

不远处一个日本监工恶狠狠地抽打一个老年劳工,老年劳工爬了几下才勉强站起来,旁边的陈理文瞥了一眼,怒火中烧。

日本监工骂骂咧咧走过来,看见个子矮小的陈理文在路旁高处用力搬起一块大石头。日本监工举起拇指:哟西,哟西!

陈理文慢慢举起大石头,向已经转身的日本监工后脑勺砸去,日本监工哇一声倒进旁边的水沟里。

陈理文朝小树林看了一眼,拔腿就跑。

就近的几个日本监工围过来,陈理文往人多的地方躲着跑。日本兵朝天开了两枪,整个场面一下就乱了,陈理文已跑到树林边了。

15时景:铁矿工地边小树林 日 外

人物:陈理文、日本监工、日本兵

陈理文跑得太急,在树林边摔了一跤立即爬起来跑得更快,很快他小小的身影就隐入树林深处。

几个日本监工追到树林边停下来,大叫着让日本兵去树林里追。日本兵追进树林,树林里响起一阵激烈的枪声和日本人伊伊哇哇的叫嚷声。

16时景:山林中 夜 外

人物:陈理文

深沉的夜晚,几颗星星在天边眨着诡异的眼睛,树高林深,远处传来猫头鹰“咕咕”的叫声,显得阴森可怖。

月色朦胧的荒山野岭树林深处,陈理文在山路上奔跑,他不敢停下来,头发已经湿透。

17时景:草丛中 夜 外

人物:陈理文

东方的天边已现出鱼白肚,陈理文在草丛中睡得很香,远处村寨的雄鸡此起彼伏地高唱着。

一阵晨雨落下,惊醒了陈理文,他将就雨水擦了几把脸爬起来又跑。

18时景:山岭上 晨 外

人物:陈理文

陈理文放慢脚步走在山岭上,老远就看见山下树林边有一块红薯地,他高兴地朝山下跑去。

19时景:红薯地 日 外

人物:陈理文

陈理文跑进红薯地,沙土很松软,他兴奋地扯出一窝红薯。一窝红薯挂着两三个大小不一的红薯,他摘下一个大的用前面的麻布片简单地擦几下就放到嘴里啃起来,吃得那么香甜,他实在是饿急了。连吃两个,他又去扯几窝用前面的麻布兜起来,把麻布的两角扎在腰间。

他坐在旁边的一块石头上,又拿出一个红薯,擦擦又吃起来,他边吃边想起叔叔在放牛山上给自己讲的琼崖总队的故事——

20时景:放牛山上 日 外

人物:陈理文、三叔

陈理文骑着牛儿到放牛山,牛儿突然爬一个土坎,陈理文立即向前急爬两下,才没被滑下牛背。上到一片平缓的山坡,看见遍地的青草郁郁葱葱,非常高兴,他从牛背上溜下来,让牛儿自己吃草,他拿着镰刀去割青草。

一个衣着朴素的黎族青年背着背篓从林中小路走出来:啊,是阿文呀,放牛这么早啊!

陈理文惊喜地抬起头来:三叔,你不更早吗?你从哪里来?

三叔:快来,看三叔给你带什么了?

三叔将背篓放下,从背篓里拿出一包东西,打开牛皮纸,陈理文跑过来一看:金堆(海南地方油炸食物,用糯米做成)!还是三叔对我好!

陈理文一把抢过来,立即大吃起来。三叔慈爱地看着陈理文笑笑:慢慢吃,都是你的。

陈理文边吃边笑着:好久没吃了,又香又甜。三叔下次带我去外面走走,城里的肯定更好吃。

三叔摸着陈理文的头,很高兴地说:等你再长大一点,三叔一定带你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三叔这次去山那边看到一支穷人的队伍,扛着枪打鬼子,专门为穷人出气。那个威风呀,我都想留下了,但是家里有事不得不回来。

陈理文:三叔肯定是舍不得三婶,不然怎么会不留下呢?我长大了一定去参加革命队伍,打鬼子,保卫我们全村人!

21时景:荒山野岭 午 外

人物:陈理文

太阳高悬,气候十分炎热,陈理文在路边折了几根带叶子的树条编了一个凉帽戴着,走得十分坚定,但慢慢的,他的步子就慢下来了,他满头是汗,走得越来越吃力,显然他是又累又渴。

陈理文发现路边石崖缝隙有一条小小的溪水流下来,他爬上一棵树摘下几张阔叶,他将阔叶卷起来舀水喝。

正要喝,突然一头山猪也跑来这里喝水,吓得陈理文撒腿就跑,山猪也吓得嚎叫着掉头就跑,旁边树上几只鸟受惊拍打着翅膀飞向空中。

22时景:一棵高大的野荔枝树 黎明 外

人物:陈理文、琼崖总队三支队

黎明时分,半块月亮还悬在天边,山风呼呼地吹,东方已经透亮。

陈理文被一阵《大刀进行曲》的歌声惊醒,他用手背揉揉眼睛抬头循着声音看去,一支部队扛着红旗刚刚从树下走过远去。

昨晚,他害怕自己睡着了野兽会伤害他,他爬到这棵枝繁叶茂的野荔枝树上,用树枝给自己搭了一个睡觉的窝,美美地睡了一觉。

陈理文嘴里不自觉地念道:这肯定是三叔说的穷人的队伍。

他立即站起来大声喊叫:喂喂——,喂——,喂——

呼呼的风声很快吞没了他的声音。他急忙从树上溜下来,飞奔着跑去追赶,但部队已经走远,看不到踪影。

陈理文在一个分叉路口确定不了队伍走的方向和路线,他懊恼极了,一屁股坐在地上,神情非常沮丧。

陈理文突然想起别人告诉他的找路方法,他扯一根小草,把它打成结,高高抛起落在地上,看草梗指向那条路。让人气愤的事草梗指向他来的路,他生气地连踩了草结两脚,再捧起草结高高地抛起,这次草梗指向了另一条路,他高高兴兴地朝那条路走去。

23时景:琼崖抗日独立总队三支队 晨 外

人物:陈理文、张开泰、勤务兵

晨光初照,山里的空气特别清新,小鸟在树林里叽叽喳喳叫个不停,欢迎新的一天的到来。

三支队勤务兵起床开门,差一点踩到门前地下躺着衣不蔽体下身前后系着两片麻布的陈理文,他赶紧蹲下连叫几声,又推了几下也没把陈理文推醒。

勤务兵急忙把他抱进屋,放在自己的床上:首长,首长!一个小孩。

陈理文睡得很沉还醒不过来,他追赶部队三天三夜,担惊受怕,体力透支,实在是太困太累了。

支队长张开泰从里屋出来见状,急忙让勤务兵端水给他喝。勤务兵喂了他几口水,陈理文慢慢醒来:我终于找到你们了!

24时景:同上 日 外

人物:张开泰、陈理文、勤务兵

陈理文穿着已改小但还是显大的军装跟着勤务兵走过来,勤务兵走到张开泰面前敬礼:报告首长,陈理文已换上军装。

陈理文也学着勤务兵的样子上前敬礼:报告首长,陈理文已穿上军装。

张开泰看着陈理文的样子,哈哈一笑:嗯,像个小战士!

25时景:同上 日 外

人物:陈理文、炊事班大爷张开泰、警卫员

陈理文气嘟嘟地坐在一边,炊事班大爷端来一碗饭菜放在旁边的石桌上:阿文呀,我又给你热了一遍,快趁热吃啦。人家叫你练打枪也不错啦,你来部队不练打枪,敌人来了你怎么办?快吃,等一下支队长回来要批评我们的。

正说着,支队长张开泰大步回来。炊事班大爷急忙上前敬礼:报告支队长,阿文他不吃饭,和警卫班长生气了。

支队长张开泰看着陈理文不合体的军装,忍不住笑笑:阿文呀,你也是一个战士,他们是不是欺负你啦?

陈理文气嘟嘟地坐在一边一动不动:警卫班长不准我吃饭,我就不吃。

张开泰蹲下眼睛盯着陈理文和蔼可亲地:警卫班长有什么理由不让你吃饭?你大胆说,他们不对我批评他们,怎么能够以大欺小呢?

陈理文:我不想练习打死物,他就不给饭吃。

支队长:口气不小啊!你会打活物?

陈理文:我从小就跟阿爸学打枪,你给我枪,我打给你看。

支队长叫警卫员:给他一支枪,带他去林子里转转。

26时景:小树林 日 外

人物:陈理文、警卫员

陈理文兴高采烈地背着步枪跟着警卫员往树林里走,警卫员突然停下来:喂,阿文,快,前面有只野鸡。

陈理文:你去赶它飞起来。

警卫员:你能打到站在地上的就不错了,还要打飞的?

陈理文:叫你去你就去。

警卫员很生气捡起地上一块石头向野鸡砸去,讽刺道:你还要冒充神枪手!

野鸡受惊,飞起来在小树林上空翅膀只拍打了三下“啪啪啪”。

陈理文抬手一枪,野鸡从半空中直往地下掉。

警卫员怀疑地:瞎猫真能碰到死耗子?

陈理文:你不信我们再往前走走。

27时景:山崖边 日 外

人物:陈理文、警卫员

陈理文警卫员二人猫着腰来到山崖边,他们的脚步很轻,但还是听到有枯枝烂叶的嚓嚓声,陈理文右手食指放在嘴上“嘘”了一声,往山崖上指指,山崖边上一只黄猄正在吃草。

陈理文抬手又一枪,几乎都没有看见他瞄一下,枪声一响,黄猄就从山崖上中枪滚下来了。

28时景:六连岭集训地 夜 外

人物:三支队官兵,当地老百姓

集训地小广场,三支队和当地老百姓举办军民篝火联欢晚会,篝火熊熊燃烧,火苗伴着噼啪的燃烧声欢快地跳跃着。明月在高空洒下如水的银光,照耀着集训地的这个小广场,星星们紧紧地挤满了天空睁大了眼睛。

部队和地方的歌舞表演轮番登场,场面热烈。

29时景:同上 夜 外

人物:陈理文、警卫员、三支队官兵,当地老百姓

晚会刚刚结束,部队和百姓有序地很快撤离,篝火即将燃尽,陈理文和警卫班的同志们先灭了火种,一起打扫完现场,陈理文说要方便一下,一个人向旁边小树林走去。

30时景:小树林边 夜 外

人物:陈理文、警卫员、两个国民党兵

与刚刚晚会的场面反差很大,小树林显得阴森安静。陈理文走进小树林,走到远处较黑暗的地方准备小便,他穿着有些大的军服一时解不开裤子。

突然,两个人影从面前晃过,陈理文眼尖发现是两个国民党兵。机灵的陈理文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棍顶住后面一人的后腰:缴枪不杀!

两个人不敢向后看,也不知道后面有多少人,只得乖乖举手,闻声赶来的警卫战士缴了两个伪军的枪。

警卫战士和陈理文一起将俘虏押回团部,

31时景:三支队驻地一间空屋 夜 内

人物:陈理文、警卫员、张开泰

临时审讯室设在一间空屋里,警卫战士和勤务兵陈理文在外面担任警戒,支队长张开泰亲自审问了俘虏。

过了好一会,审讯室的门开了,两个士兵押着两个俘虏从里边出来,押走了。张开泰从审讯室出来直夸:哈哈,阿文啊,你小子很机灵!我们得到重要情报了。你真不愧是我张开泰的勤务兵。警惕性高,好好干。

32时景:海南西部某地临时指挥所 日 外

人物:张开泰、陈理文

1942年,琼纵三支队在海南西线与日伪军作战,这是一场敌我力量悬殊的战斗。前方炮火连天,指挥所与一里路远的阵地已失去联系,简易凉棚做的指挥所只剩下支队长张开泰和勤务兵陈理文。

张开泰拿着望远镜望望又放下,心里十分着急,他回头急切地对陈理文说:你一个人在这里怕不怕?

陈理文坚定地回答:不怕!

张开泰急忙安排:你把马牵到树林子藏起来,不要出来。

张开泰话音未落,立即冲上前线。

(声明: 转载须注明)

  •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 主办单位:海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 网站管理:海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海南信息岛技术服务中心
  • 联系电话:0898-65342356    传真:0898-65306602    廉政举报电话:0898-65377126
  • 琼ICP备05000041号    网站标识码 :4600000006    琼公网安备:46010802000301号

电脑版|手机版

主办单位:海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网站管理:海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海南信息岛技术服务中心

联系电话:0898-65342356 传真:0898-65311382

廉政举报电话:0898-65308532

琼ICP备05000041号

网站标识码 :4600000006

琼公网安备:460108020003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