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专题 > 海南民族文化“七个一”作品【已归档】 > 长篇小说

入围奖|永乐龙洞之人鱼之谜(节选)

  • 发布日期:2021-02-03 15:38
  • 来源:
  • 微信
    X

海南省民族文化“七个一”作品征集获奖作品

永乐龙洞之人鱼之谜

作者:王笑竹 孟宪哲 


“唔……好痛哦……”

龙泹一边揉着晕晕沉沉的脑袋,一边缓缓睁开了有些沉甸甸的眼皮。

他已经忘了自己到底昏睡了多久,龙泹只记得,自己被那条奇怪的恶龙吞噬以后,便仿佛坠入了一个扭曲的空间一般,过往的回忆,也不断在自己的脑袋重现,然后,自己便失去了记忆。

“这里……是哪里啊?我已经死了吗?”过了一会儿,龙泹才完全恢复了视线,周围的一切,都是如此的陌生。

那是龙泹从来没有见过的景象。

奇怪的建筑物,仿佛被用刀整整齐齐地切开一般,有条不紊地堆砌在一起,有些建筑的上面,还插着一条狭长的铁柱子,从铁柱子的顶端,还在不断冒着黑沉沉的烟雾。

不远处的街道上,则奔跑着各种各样龙泹从未见过的“野兽”,它们的颜色各不相同,黑色的、白色的、红色的……样子也不尽一样,有的像扁平的小船,有的则像是四四方方的铁盒子。

最奇怪的是,这些野兽没有脑袋也没有四肢,却跑得飞快,龙泹还没有看清楚其中一头的样子,它便迅速奔跑到了远方,只是在屁股后面喷出了一股烟雾。

“难……难道……”这奇异的景象,让龙泹一时惊讶的有些说不出话,他喃喃自语道:“难道,这里就是阴曹地府吗?”

龙泹想起了曾经从人族那里听来的故事,生灵死掉之后,都会进入阴曹地府,那里面有舌头伸得老长的吊死鬼,长相恐怖的牛头马面……

对了,据说还有一座奈何桥,奈何桥的桥头有一个老婆婆,只要喝了她熬的汤,就会忘记所有生前的记忆。

“我可不想忘记以前的事情,我不想忘记龙湛,也不想忘记大家……”龙泹皱了皱眉头,这才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躲在一面墙壁后,悄悄地看着外面的情况。

还好,外面的街道上,并没有长吓人的吊死鬼,也没有牛头马面之类的怪物,随处可见的,都是普普通通的人族。

不过,这些人族的身上,却穿着龙湛从来没有见过的衣裳,有的人的脸上,戴着镶嵌着玻璃片的铁架子,有的人则双手捧着一个扁扁的小盒子,专心致志地盯着看,脸上还不时露出笑容。

“就算这里不是阴曹地府,也肯定是个很奇怪的地方。”龙泹伸出了小爪子,自言自语道:“总之,还是先变成人族的样子,要不然,说不定又会惹出什么麻烦。”

虽然自己是龙族,但是人族一向喜欢大惊小怪,直接以龙族的形态飞出去的话,可能会被他们当成妖怪的也说不定。

龙泹并不擅长用来战斗的法术,但是变身术这种小法术,还是难不倒他的,只见一阵淡淡的光芒散去后,龙湛的身体,却是已经变成了人族的模样。

现在的龙湛,身材有些矮小,身上穿着一件绿绸子的衣裳,长着一张粉妆玉砌的粉嘟嘟的小脸蛋儿,看上去活脱脱便是一个可爱的小男孩儿。

“不愧是我,真是太厉害了,嘿嘿!”龙泹得意洋洋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庞,点了点头道:“接下来,我就去外面找找线索,赶快离开这个奇怪的地方。”

无论这里是不是阴曹地府,龙泹都不想在这个地方多待哪怕一刻钟,他只想赶紧回去,回到龙湛和其他朋友们的身边。

“不要怕,龙泹,你可是堂堂龙族,怎么能害怕呢?”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龙泹这才下定了决心一般,从墙壁后面走了出去。

即使身为龙族,不过龙泹毕竟只是一个小孩子,很快,对于这个新奇时间的好奇,便冲淡了不久前的恐惧。

虽然这里没有龙泹熟悉的森林和大海,但是那些自己从未见过的建筑物、街道上飞奔的铁皮野兽,以及街道旁边花花绿绿的店面,还是让龙泹看得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不过,龙泹很快便发现了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总觉得,周围的人,似乎都将视线放在了自己的身上。

“难道是我的变身术有什么缺陷吗?不可能啊,我龙泹的法术,可是很厉害哒!”龙泹下意识地从头到尾看了看自己,似乎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这才的得意洋洋地自言自语道:“哼哼,肯定是因为我太可爱了,所以大家才会都看着我吧。”

便在这时,一个身穿工作服的女服务员,不知道何时,已经出现在了龙泹的身旁,只见她的手中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面整整齐齐地摆着几排纸杯。

“好可爱的小弟弟啊。”那女服务员微笑着看着面前这个神色有些慌张的小男孩儿,好奇道:“你的头上的是什么,装饰品吗?好有趣啊。”

“我的头上?”

龙泹一愣,这才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脑门,只觉得脑门上面,似乎长了两个硬邦邦的东西,他看了看身旁的玻璃窗,只见倒映出的小男孩儿的脑门上,居然长着两根小小的龙角。

龙泹这时心里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路人都看着我,原来是我忘了把龙角变没吗?

“我……我……”龙泹连忙捂着了脑门,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我是人……我不是龙……”

“好好好,你是当然是人了,还是个可爱的乖小孩儿。”女服务员从托盘上拿起了一个纸杯,递给了龙泹,微笑:“来,这是本店的是试喝饮料,要不要尝尝看呢?”

“这是……”

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女人递过来的,不断冒着泡沫,褐色的“不明液体”,龙泹的心中却是一阵紧张。

毕竟,在龙泹原来的世界里,可从来没有“碳酸饮料”这种东西。

“我……我知道了,这肯定就是孟婆汤!”龙泹忽然又想起了阴曹地府的故事,虽然面前的大姐姐完全和“婆”这个字沾不上关系,但是心中惧怕的龙泹,还是吓得拔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叫着:“我不要喝孟婆汤,我不要忘记大家!”

“诶?”

看着龙泹逃跑的背影,女服务员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尴尬的表情,喃喃自语道:“还真是个……奇怪的小孩子啊。”

不知道跑了多久,筋疲力尽的龙泹,这才停下了脚步,他小心翼翼地看了看身后,见那个端着“孟婆汤”的女人没有追上来,这才稍微安心地松了口气。

“还好我机灵……”龙泹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心有余悸地说道:“要是真的被灌下了孟婆汤,龙泹可就要变成小笨龙了,要是龙湛找到我,我却认不出来他,那他该有多伤心啊。”

便在龙泹“逃命”的这段时间,天色却是已经逐渐暗了下来。

不过,与龙泹熟悉的夜晚不同,这里居然并没有因为夜幕降临而变得冷清黑暗,倒是似乎开始变得更热闹了起来。

道路旁边那些又高又直的石柱子上面,居然挂着亮堂堂,却长得很奇怪的“灯笼”,两旁街道的建筑上,也闪烁着不同颜色的灯光,看起来好不热闹。

然而,这一份热闹对于龙泹来说,却是如此的冰冷和孤单,他回想起了自己所在的世界,虽然那里的夜晚很黑很黑,但是和大家在一起,他就一点儿也不害怕了。

“咕咕……”

便在这时,龙泹的肚子里面忽然传出了一阵响声,他这时才想起来,自己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吃东西了,不仅没有吃到午膳后的甜点,甚至连午膳都没有吃到。

一想到那些美味的食物,龙泹又是不禁觉得胃袋里泛起了一阵酸楚的感觉。

“这是什么味道?”

忽然,龙泹抽了抽鼻子,却是闻到了一阵面粉的香气,他转身看去,只见自己身后的店铺前面,摆着几个高高的蒸笼,蒸笼里不断冒出了热腾腾的香气。

一个身上挂着白色围裙,身材矮胖的中年男人,直接掀开了最上面的一层笼屉,只见一个个白白胖胖、香气喷喷的大包子,却是在一阵热气之中显现了出来。

“唔……”

看着那些仿佛在向自己招手的大包子,龙泹的眼睛不禁有些发直。

“老……老板。”龙泹走到了包子铺前,咬着手指头,眼巴巴地问道:“我……我想买两个包子。”

“买包子?”那老板看了一眼面前这个浑身脏兮兮的男孩儿,挑了挑眉毛,问道:“你有钱吗?”

“我……我有钱!”龙泹在身上上下摸索了一番,拿出了两个铜板,递给了老板:“在我们那里,这些钱可以买好几个包子呢!”

“这是什么钱?”那老板将两枚铜板拿在手里摸索了一番,却是冷哼了一声,将铜板直接扔在了地上,怒气冲冲道:“哪里来的小叫花子,还想糊弄老子?快点滚开,别妨碍我做生意!”

“你胡说!”龙泹咬了咬嘴唇,反驳道:“我才不是叫花子!”

“少啰嗦!”那老板挥了挥手,一脸嫌弃道:“我这里可不是福利院,再不滚,可别怪我不客气。”

龙泹心中一阵气恼,却是直接伸出了手,对他来说,施展法术偷两个包子,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哼,你不让我吃,我就偏要吃!”龙泹气呼呼道:“看我的无影手!”

一只透明的手掌,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包子铺的旁边,只要龙泹稍微动用一下法术,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偷几个包子出来。可是,在即将得手的瞬间,龙泹却是又叹了口气,解除了已经施展的法术。

“不行……我可是堂堂的龙泹,怎么能去当偷鸡摸狗的小贼呢?”龙泹转过身子,咽下了即将流出来的口水:“就算再饿,也不能做坏事,不然,我和黑巫师那些坏蛋,还有什么区别呢?”

又渴又饿的龙泹,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坐在了街道角落的阶梯之上,此时的他,又想起了在永乐岛上的快活时光,那里有吃不完的美味食物,还有朋友们的欢声笑语。

而现在,龙泹面对的,却是一个看上去光鲜热闹,其实却冰冷坚硬的世界。

“妈妈、哥哥……”龙泹埋下了头,一边低声呢喃着,一边努力不让眼泪从眼眶之中流出来。

“小朋友,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便在这时,一个友善的声音,却是从龙泹的身边响起。

龙泹抬起了头,只见一个中年女人,正站在龙泹的面前,她衣着朴素,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是不是和迷路了?”

“嗯……”龙泹委屈地点了点头,毫无戒备地说道:“我根本就不知道这是哪儿,我……我想回家,我好饿!”

说到这里,委屈的龙泹,终于忍耐不住,眼泪大滴大滴地流了出来。

“乖孩子,别哭别哭。”中年女人拉起了龙泹的手,笑道:“来,阿姨带你回家。”

“你知道我家在哪吗?”龙泹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有些激动地说道:“你能带我回家吗?”

“当然了。”中年女人点了点头,从口袋里取出了一包饼干,递给了龙泹:“你要是饿了的话,就先吃点饼干吧。”

“谢……谢谢!”饥肠辘辘的龙泹,没有半点迟疑,直接拿起了饼干,便准备塞进嘴巴里。

“啪!”

便在这时,一只小手不知道从哪里伸了出来,将龙泹手中的饼干,直接拍落在地,摔成了碎片。

龙泹微微一愣,只见一个身穿长裙的小女孩儿,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自己的身旁。

她的样子,看上去似乎比龙泹大上一两岁,脸蛋儿虽然非常漂亮,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显得有些苍白。

龙泹还没说话,那女孩儿却是开口道:“别吃她的东西,她是坏人。”

“你……你这个小丫头,瞎说什么?”那中年女人的脸上,似乎出现了一丝紧张的表情:“我可是好心好意,想帮这个孩子回家……”

“少骗人了!你明明是想把他拐走。”女孩儿挡在了龙泹的身前,高声道:“来人啊!这里有人贩子!快来人啊!”

那中年女人一听,瞪了女孩儿一眼,却是直接转身,快步离开了。

“等等!”龙泹连忙伸出了手:“你不是要带我回家吗?”

“她才不会带你回家呢。”女孩儿拦住了龙泹,皱眉道:“小笨蛋,那女人是个人贩子!”

“什么是人贩子?”龙泹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就是专门骗你这种笨小孩儿,然后卖掉的坏人。”女孩儿拍了拍龙泹的脑袋,笑道:“要不是我发现的早,你说不定已经被拐跑了,再说了,她如果不是坏人,为什么要跑呢?”

“坏人?”龙泹看着那个中年女人已经消失的背影,皱了皱眉头。

他想起了给自己喝“孟婆汤”的女服务员,不卖给自己包子的凶老板,还有刚才那个面善心恶的人贩子,不禁微微叹了口气:“这个地方,怎么这么多坏人?”

“才不是呢,我不就是好人吗?”女孩儿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笑道:“还有我爸爸,他也是好人。”

“然然!”

便在这时,一个身形有些瘦削的男人,却是从不远处跑了过来,他站在女孩儿的面前,脸上掩饰不住关切的表情:“爸爸不是说了,要一直待在爸爸身边吗?你要是不听话,爸爸以后就再也不带你出来玩儿了。”

“我才没有不听话呢!”女孩儿指了指身边的龙泹,笑道:“我刚才把这个小弟弟从人贩子的手上给救下来了,爸爸不是说过,好孩子要乐于助人吗?”

“那也要和爸爸说一声啊,万一发生了什么危险可怎么办?”那男人苦笑着摇了摇头。

龙泹这才看清楚了他的相貌,和那女孩儿似乎有几分相似,但是却很瘦,脸上似乎没有多少肉,不过笑容却很温柔。

“我叫林伟豪,这是我女儿,名叫林然。”那男人轻声问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家?”

“你们……也是坏人吗?”龙泹似乎已经有了警惕之心:“我能,相信你们吗?”

林然朝着龙泹做了个鬼脸,笑道:“坏人才不会救你呢!”

“放心吧。”林伟豪微笑道:“我是附近科研所的研究人员,不是什么坏人。”

“我叫……龙泹。”龙泹低声念出了自己的名字。

“龙蛋?”林然咯咯的笑起来,“你的名字真有意思!”

林伟豪摸了摸下巴,点头道:“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你的爸爸妈妈呢?”

“爸爸妈妈……”龙泹挠了挠脸颊,心想自己的母亲,可是在遥远的深海之中,于是说道:“在……很远很远的地方。”

“是这样吗……”林伟豪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露出了一丝怜悯的表情:“真是个可怜的孩子啊。”

“咕咕……”

龙泹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肚子里面,却是有一次不争气地叫唤了起来。

“我……”龙泹脸蛋儿一红,一想到自己居然在人族面前如此丢脸,简直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然而,林伟豪和林然,却完全没有嘲笑龙泹的意思,只见林然轻轻地扯了扯林伟豪的袖子,笑道:“爸爸,我肚子饿了。”

“现在早就过了饭点了,你玩得太疯,连吃饭都忘记了吗?”林伟豪宠溺地揉了揉女儿的脑袋,转而对身旁的龙泹说道:“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吃饭呢?”

“我……”龙泹刚想点头,可是脑海之中却浮现出了刚才那个包子铺老板凶巴巴的脸,又不禁低头道:“我……我没有钱。”

“没关系,我请客。毕竟,你可是然然的朋友。”林伟豪笑了笑,拍了拍龙泹的肩膀:“等吃饱了,我再联系警察去找你的家人吧。”

“可……可是……”龙泹似乎还有些踌躇,却忽然觉得胳膊上传来一阵柔软的感觉,只见林然已经握住了他的胳膊,拉着他朝着前面走了起来,笑道:“少婆婆妈妈的,要是不好好吃饱的话,你可是会长不高的,你看,你现在还没我高呢!”

的确,龙泹虽然变成了人形,但却还是孩童的模样,比起林然,还要小上一些。

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虽然让龙泹吃了不少苦头,可他毕竟是应龙后裔,多少还是能分辨出人性的善恶。

龙泹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个叫“林然”的人族女孩,笑容干净得如同一张白纸一般,是绝对不可能伤害自己的。

而且,正如林伟豪所说,这个女孩儿,也许是龙泹在这个世界所交到的……

第一个朋友。

一路上,林然都仿佛一只不安分的小百灵鸟一样,在龙泹的耳边不断说着话,就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和同龄人说过话的样子。

聪慧的龙泹,也很快便察觉到了一件事,这个对自己来说非常陌生的世界,似乎和自己原来所在的世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而通过和林然的聊天中,龙泹更是明白了许多事情,原来那些自己从未见过的高耸建筑里,住着的不是神仙,也只是普通的人族。原来街道上那些长相奇特的奔兽,也并非是活物,而是一种名为“汽车”的东西。

身为应龙后裔,龙泹虽然年幼,却生而知之,过去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他全部都了然于心,但是在他的记忆之中,却从来没有出现过眼前的这些事物。

“如果这里不是过去的世界,那么……”龙泹喃喃自语道:“这里难道是未来的世界吗?”

“嘿,你在那里小声嘀咕什么呢?”林然的声音,忽然打断了龙泹的思路,只见小丫头戳了戳龙泹的脸颊,笑道:“我们吃肯德基好不好?”

“肯德基?”龙泹歪了歪脑袋,一脸纳闷道:“我听说过芦花鸡、乌骨鸡、三黄鸡,还从没听过什么肯德鸡呢。”

的确,龙泹虽然出生的时间不长,但却已经是吃遍天下的老饕,美味的奇珍异兽他也见过不少,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奇怪名字的鸡。

“噗!”

龙泹的话让林然不禁笑出了声:“你吃吃看不就知道了?老爸,我们就吃肯德基好不好?”

“我不是说了吗?”林伟豪无奈的叹了口气:“你的身体不适合吃这种油腻的食物……”

“好不容易出来一次,你就让我稍微放纵一下嘛。”林然扑扇着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盯着自己的爸爸:“每天都吃那些清淡的东西,人家都快要馋死了。”

“好好好,依你就是了。”林伟豪苦笑了一声,终究还是没有抵挡住女儿的眼神攻势:“不过,只此一次,下不为例,等你的病好之前,都不能吃这些东西了。”

“嗯嗯!”林然连忙将小脑袋如图捣蒜一般点了起来:“然然最乖了!”

龙泹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林然拉进了面前的“餐馆”,他看着店外招牌上画着的那个白胡子的老头,抓破了脑袋也猜不到,他到底和“鸡”有什么关系。

这是一家龙泹从来没见过的“餐馆”,里面几乎挤满了人,但是却井然有序,龙泹心想,要是永乐岛上的餐馆也能有这么好的生意,掌柜的岂不是连做梦都能笑醒了。

“奇怪……”龙泹皱了皱眉头:“这里这么多食客,怎么连个跑堂的店小二都没有?”

“这又不是几百年前,哪有什么店小二啊?”林然摇了摇头,嘿嘿一笑道:“我看你,该不是电视剧看多了吧?”

几百年前?

龙泹心中暗暗一惊,看来自己猜的没错,这里,的确是未来的世界没错。

不过,这件事未免也太奇怪了,黑巫师到底用了什么神奇的法术,居然可以让自己穿越时空。

当然,最重要的是,自己又应该如何回去呢?

“不过话说回来……”林然似乎忽然间发现了什么,只见她直接站在了龙泹的面前,一脸好奇地看着他,脸也开始朝着龙泹缓缓靠近了过去:“你……”

见这个可爱的小女孩儿,忽然靠近自己,龙泹的脸上,却是不禁飞起了一层红晕,他连忙退后了两步,惊讶道:“你……你想做什么?”

“你怎么脸红了?明明是男孩子,居然也这么容易害羞吗?”林然嘿嘿一笑,却是指了指龙泹的头顶,歪了歪头,奇怪道:“刚才我就觉得奇怪,你的头上,到底是长了什么东西?简直……就像是动物的角一样。”

糟糕!

龙泹心中微微一惊,却只见不仅仅是林然,连林伟豪,似乎也注意到了自己身上不同于常人的地方。

总不能告诉他们,自己并不是人类吧?

“这……这个……”龙泹支支吾吾了半天,却是忽然笑道:“嘿,这只不过是两个装饰品而已,不信,我拔下来给你瞧瞧。”

说着,龙泹却是抬起了一只手,捏住了其中的一根龙角,只听“啪”的一声,他居然真的将龙角给“掰断”了,接着,他用用力一按,将那根龙角给按回了原位。

“怎么样?”龙泹笑了笑:“长见识了么?”

“哼,我……我早就猜到啦!”林然朝着龙泹做了个鬼脸:“回头,我让我爸爸也给我买一对去!”

其实,龙泹只不过是使了个障眼法而已,他总不可能,真的把自己的龙角给拔下来。

“对了……”忽然,龙泹似乎想起来了什么,连忙问道:“林然、林叔叔,你们知不知道,一个叫作‘永乐岛’的地方?”

林然和林伟豪微微一愣,相互看了对方一眼,紧接着,林伟豪却是露出了有些尴尬的表情,淡淡道:“小朋友,这里……就是永乐岛啊。”

“什么?”龙泹心中一惊,他印象中的永乐岛,可完全不是这副模样:“这里就是永乐岛?”

不过很快,龙泹却是反应了过来,正所谓沧海桑田,如果这里真的是未来的世界,那么永乐岛变成这副让自己陌生的样子,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龙泹继续试探性地问道:“永乐龙洞……还在吗?”

“哈哈……”谁知,林伟豪还没有说话,林然却是已经笑出了声:“在永乐岛,连小孩子都知道,永乐龙洞是这个世界上最深的海洋蓝洞,我爸爸说,就算人类灭亡了,永乐龙洞也是不可能消失的。”

“你为什么要问这个?”林伟豪露出了有些疑惑的表情:“难道,你是来永乐岛旅游的游客吗?不过很可惜,你恐怕去不了永乐龙洞。”

龙泹皱了皱眉头:“凭什么不能去,那里可是我……”

龙泹话说到一半,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总不能告诉这些凡人,那是是自己出生的地方吧。

“那是怎么了?”林然问道。

“那里可是我……可是我最想去的地方。”龙泹话锋一转,问道:“为什么不能去了呢?”

“由于近些年永乐岛附近增设了一家海洋实验室,造成了一些环境污染,引起了生活在永乐龙洞附近海域的黎族人民的不满。”林伟豪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无奈地说道:“而且,这几年永乐龙洞附近出现了很多起失踪案件,不少偷偷去游玩的游客,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有人说海域的污染引起了应龙大人的愤怒,也有人说,那片海域出现了吃人的海怪,总而言之,那一片海域非常危险,是禁止进入的。”

龙泹听了,心中却是一阵奇怪,应龙自然不会做出伤害人族的事情,至于海怪,永乐龙洞以及附近的海域都在应龙神力的庇佑之下,邪恶的妖魔鬼怪根本无法存活。

看来,这件事情恐怕另有蹊跷。

便在龙泹思索着接下来该如何行动的时候,一阵浓郁的肉香,却是已经窜进了自己的鼻孔。

“好了,我已经取到餐了。”只见林伟豪将餐盘放在了龙泹与林然的面前:“快吃吧。”

龙泹转了转自己的双眼,却怎么也认不出面前的这些食物。

放在红盒子里一根根金黄色的条状物,还有表面上坑坑洼洼的肉块,龙泹唯一能看出点端倪的,大概就是那中间夹着肉的两块面饼了。

龙泹将那块“面饼”拿在手中,小心翼翼地闻了闻,皱眉道:“这是什么?”

“这个东西叫作‘汉堡’,”林然也拿起了一块汉堡,张开了小嘴巴,“啊呜”咬了一口,可爱的小脸蛋儿上,立刻露出了幸福的表情:“等我的病好了之后,绝对要天天都吃汉堡。”

“那你很快就会变成一个小胖子了。”林伟豪调侃地笑道。

怀着有些好奇的心情,龙泹这才张开嘴巴咬了一口,刹那间,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在他的口腔之中扩散了开来。

“好……好吃!”就算是一向对食物非常挑剔的龙泹,也不禁发出了由衷的赞叹。

面前这些闻所未闻的食物,仿佛让龙泹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汉堡、炸鸡块、炸薯条、可乐、冰淇淋……

这些出现在未来世界的食物,令贪吃鬼龙泹心中一阵激动,甚至开始有点开始感谢,用奇怪的法术将自己传送到这里的黑巫师起来。

虽然黑巫师非常可恶,但是没有他的话,自己也品尝不到如此其他的美味。

可惜,龙湛他们不在自己的身边,不然的话,就能让他们也吃到这么美味的食物了。

看着将面前的食物风卷残云一般解决掉的龙泹,林然不禁露出了目瞪口呆的表情:“你……你也太能吃了吧。”

“没事……”林伟豪看了看自己的钱包,露出了有些肉痛的笑容:“既然喜欢吃的话,那就多吃一点好了。”

“啪!”

便在这时,只见林然手中的可乐忽然从她的手指间滑落而下,摔在了地上,紧接着,刚刚还活蹦乱跳的林然,脸色似乎又苍白了几分,直接瘫倒在了座位上,双眼紧闭,大口地喘起了粗气,仿佛无法呼吸一般。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龙泹心中一阵惊讶,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直接林伟豪已经动作迅速地扶起了林然的身体,将几枚药片,小心翼翼地塞进了女儿的嘴巴里。

吃下了药片,林然这才缓和了几分,可那纤细的身体,还在轻轻地抽搐着。

“这是怎么回事?”龙泹一脸紧张的问道:“她没事吧?”

“然然得了一种很严重的病,都怪我,不该经不住软磨硬泡,把她给带出来的……”林伟豪看着怀中的林然,脸上露出了非常自责的表情,他看了看身边的龙泹,无奈道:“抱歉了,我要立刻带然然回急救室,你……你可以去找警察叔叔吧。”

“嗯嗯!”龙泹连忙点了点头:“你快走吧,然然姐姐的病要紧!”

林伟豪点了点头,便立刻抱着林然,急匆匆地离开了餐厅。

“希望她没事吧……”龙泹有些同情地叹了口气,他虽然会一些治疗法术,但是却只能治疗伤势,无法治疗疾病,更何况,如果在人类面前随便使用法术,难免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这段小小的插曲,并没有引起太大的骚动,很快,人群便又恢复了开始时的秩序,整齐而又冷漠。

“我是在永乐龙洞上面被传送到这里来的。”龙泹摸着自己的下巴,自言自语地分析道:“既然如此,要是想回到原来的世界的话,恐怕还要再去一趟龙洞才行。”

黑巫师既然专门挑在永乐龙洞的上方使用法术,那个法术恐怕多半受到了永乐龙洞灵力的影响,而永乐龙洞,也成为了龙泹能够找到的最后一条线索。

打开了餐厅的门,外面居然已经不知何时下起了一阵小雨,龙泹忽然想起了刚才站在门外的时候,林然脸上那干净的笑容。

也许,在那个时候,她就已经在忍耐着病痛也说不定吧?但是为了不想让爸爸担心,她却半点都没有表现出来。

也许是因为吃饱了肚子的原因,龙泹的力量似乎也恢复了不少,他找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闭起了双眼,在心中默念起了咒语。

很快,一阵阵光点在龙泹的身旁凝聚,将他的身体缓缓笼罩在一个光球之中,等光球消散后,一条胖乎乎,长着翅膀的龙泹,再一次飞了出来。

“呼,还是这个样子比较适合我。”龙泹在半空中盘旋了两圈,食物带来的能量,让他现在觉得精力充沛:“就这样,一口气飞往龙洞吧!”

龙泹扑扇了扑扇翅膀,借着细雨迷蒙,迅速消失在了有些阴暗的天空之中。

这座喧哗而又安静的城市,似乎并没有因为龙泹的到来而产生什么改变,就好像他从未来过一般。

永乐岛并不是一个很大的地方,飞到城市的上空后,凭借着龙族的感知力,龙泹很快便找到了永乐龙洞的方位。

在天空之中俯瞰,即使不知道已经过了多少年,但是永乐岛的全貌仿佛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但是龙泹还是很快发现,原本布满了岛屿的植被,现在似乎只能看到一隅的绿色。

不龙泹可没有空去考虑这些问题,他一心只想回家,于是便

也许是思家心切,龙泹飞行的速度,似乎都要比平时快上不少,很快,他便飞到了永乐岛的边缘地区。

“等等,那是什么?”

便在龙泹决定向更远处进发之时,却忽然发现不远处的海岸边缘,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

龙泹凝神望去,只见海岸边上,居然聚集着一群人,大概有几十个左右,大多是身材壮硕的男子。

他们将头发结于额前或脑后,上衣开襟,没有衣领,露出了黝黑厚实的胸膛。

是黎族人!

他们的服侍与汉人不同,在永乐岛居住了不少时日的龙泹,立刻便认出了那些人的身份,黎族人热情好客,也经常招待龙泹。

如今穿越了时空,再次遇到这些黎族人,倒是让龙泹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不过,大晚上的,他们不在族群里呆着,跑到海边来干什么?”

也许是因为已经找到了线索,此时的龙泹已经没有之前那么迷茫害怕,而身为龙族的好奇心,却是让他停下了飞行,想要留下来看看热闹。

龙泹的个头不大,如今隐秘身形,更是完全没有被发现出踪迹。

只见那些黎族人的脸上,几乎都带着有些紧张的表情,眉头紧皱,不少人的手里,还握着长矛与铁刀,看上去,到好像是一副大战在即的样子。

“哗啦!”

便在这时,一阵海浪不知道从何而起,忽然卷上了海岸,翻起了层层浪花,而在浪花散去之后,却是从水幕之中,出现了人影。

“那是……”看见那些从海洋之中走出来的人影,龙泹却是不禁瞪大了眼睛,喃喃道:“人鱼族!”

没错,那些“人”,只有上半身是人类的身体,而下半身,则都是巨大的鱼尾,此时借着海浪的力量,他们都浮在海面之上,正是传说之中的“人鱼族”。

龙泹通晓万物,自然知道人鱼一族的存在,不过据说他们只生活在深海之中,即使是龙泹,也几乎从来没有见过他们的身影。

而如今,人鱼族却出现在了离陆地如此之近的地方,甚至还在人族面前显现出了身形,这倒也算是一件奇事了。

便在这时,黎族人群之中,走出了一个中年男子,他的身材其他人还要壮硕一些,看气质,应该是这个黎族部落的族长。

“我敬爱的,来自深海的朋友们……”中年男子上前两步,神色严肃道:“我是附近黎族的族长亚汗,很高兴你们愿意见我们。”

“你们黎族人……”人鱼群之中,也缓缓游出了一个男子,神色冷峻道:“就是用长矛和短刀,来接待朋友的吗?”(未完,请看下一章)

(声明:转载须注明)



  •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 主办单位:海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 网站管理:海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海南信息岛技术服务中心
  • 联系电话:0898-65342356    传真:0898-65306602    廉政举报电话:0898-65377126
  • 琼ICP备05000041号    网站标识码 :4600000006    琼公网安备:46010802000301号

电脑版|手机版

主办单位:海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网站管理:海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海南信息岛技术服务中心

联系电话:0898-65342356 传真:0898-65311382

廉政举报电话:0898-65308532

琼ICP备05000041号

网站标识码 :4600000006

琼公网安备:460108020003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