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宗委专栏 > 民族园地 > 民族经济
昌化江畔的原始制陶“活化石”
    发布时间:2014-11-10    字体[ ]    

 

羊拜亮用泥条盘筑起器皿的主体。

羊拜亮和盘制成形的陶罐。

羊拜亮蘸着树皮汁液给陶器淬火加固。

羊拜亮(右)和孙媳文阿芬露天烧制陶器。

刘美珍的合作社制作的各式陶坯。 记者 黄能 摄

  文\记者 黄能 特约记者 黄玉宁

  “宝宝你不要哭,看妈妈做陶多辛苦!等妈妈把陶做好了,就用它来做糯米,让你拿去分给你的伙伴们吃,记住吃了要把陶带回来呀,妈妈做这陶很辛苦!”黎族阿婆羊拜亮唱的这首古老的《制陶歌》,现在会唱的人已经不多。

  同样,掌握黎族原始制陶技艺的人也不多了。随着现代化进程,人们纷纷用上了金属、玻璃、塑料制成的器皿,陶器已不常见,那黎族代代相传,承载着生活、审美的原始制陶技艺也日渐式微。

  然而,古老的记忆岂能轻易丢弃,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黎族原始制陶技艺的传承与开发。

  把祖先的手艺传下去

  今年88岁的黎族阿婆羊拜亮是国家文化部命名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黎族原始制陶技艺的代表性传承人。

  羊拜亮是昌江黎族自治县石碌镇保突村人。见到羊拜亮时,她正在屋旁的菜地里除草。老人满脸皱纹密而深,依稀能看见文脸的痕迹,两只眼睛很明亮,耳朵也很好使。因为风湿病的缘故,双腿有点不便,但拄根木杖并不影响行动。

  保突村距昌江县城石碌约5公里,位于海榆西线旁,属于哈方言黎族村寨。这里四周丘陵起伏、干旱少雨,没有河流,田地很少,挖土烧陶成为保突村妇女养家糊口的重要方式。

  “以前很缺水,人渴起来,牛脚印里的水都喝,什么都没有,人经常饿肚子,做出陶可以去别村换粮食。”羊拜亮精神很好,声音洪亮,她不会讲普通话,用黎语跟人交流。

  陶器换粮食属于原始的以物易物,常按照一个陶器容积的大小而换取等量的粮食。羊拜亮年轻时常常早上挑着沉甸甸的陶器,晚上换回沉甸甸的谷子,偶尔也出门换鱼干、竹筐等,法则大同小异。

  几十年前的保突村,大部分妇女都烧制陶器,但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使用黎族陶器的人越来越少,黎族陶器已经没有市场,制陶的人也越来越少。但羊拜亮始终没有丢弃这一手艺,还把它传给了女儿黄玉英、孙媳文阿芬、曾孙女黄翠美。

  “没到10岁,我就跟着妈妈学做陶,看她怎样拍,我也就跟着拍。她经常打我的手,打我的手是让我长记性。”羊拜亮至今还记得小时候跟母亲学制陶的事情,70多年来,羊拜亮做过无数件陶器,甚至通过交换粮食养活了一家人。

  “我还是要把祖先的这门手艺传下去。我外婆传给我妈妈,我妈妈传给我,我要是不传下去,死了她们会骂我的。”羊拜亮说,虽然做陶很辛苦,而且越来越少人做。

  如今,她有了3代传人,女儿黄玉英的手艺甚至超过她。这让老人很高兴,祖先的手艺没在她手上中断。

  女制陶,男莫近

  昌江县文化馆馆长孙如强,曾编著《黎族原始制陶技艺》一书。他介绍,昌江黎族原始制陶技艺是黎族人民一代代沿袭、传承下来的,它保留了我国新石器时期早期的制陶技艺:用粘土作为原料、以露天低温(800℃)烧制、以手工泥条盘筑法制成器物。由于制陶技术的改进,这种原始制陶技艺在我国大部分地区早已失传,但在昌江得以传承至今,实在是一个奇迹,堪称原始制陶的“活化石”。

  黎族原始制陶技艺工艺流程一般为:取土。选取粘性泥土晒干,将晒干的泥土舂碎,并用细孔竹筛筛成粉;和泥。用水和泥粉拌成泥团,水与泥粉的比例约为1:2,比例非常重要,泥团经反复槌打,增加粘性;制陶坯。取一块泥团打成圆形的泥饼状作为陶器底,把泥团搓成泥条,然后盘绕在陶器底四周,是为泥条盘筑法,再利用贝壳、小木拍等工具进一步加工,可按需要制成各式陶坯,包括碗、钵、盆、盘、罐、蒸酒(饭)器、缸等。

  陶坯在阳光下晾晒、阴干10-15天,完全干透后,才择日烧陶。

  按黎族风俗,制陶是妇女的工种,传女不传男,有“女制陶男莫近”的说法,制陶时从挖土到制陶坯、烧陶,全部由妇女操作,男人一般只做一些譬如钻木取火、砍树皮和从火中挑出陶器的杂活。

  孙如强说,一些学者认为,这说明妇女可能是陶器的发明者和早期制陶技术的掌握者,而且我国有不少有制陶的民族都是由妇女制陶,如台湾的高山族、云南的傣族。

  专家指出,黎族原始制陶技艺不仅是制陶技术那么简单,整个制作流程还蕴含着黎族丰富的思想和感情,有助于进一步研究黎族的宗教、习俗。

  传承与增收结合

  随着黎族原始制陶技艺日渐式微,如何保护、传承这一技艺也越来越引发人们的思考。

  2005年,昌江县文化馆将这一技艺向国家申报进行保护。2006年,国务院将昌江“黎族原始制陶技艺”列入国家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同年,羊拜亮被国家文化部命名为这一技艺的代表性传承人。2008年,昌江县文化馆在保突村旁的海榆西线路边建立黎族原始制陶技艺展示馆,2009年,昌江县文化馆在羊拜亮的居所旁建起“羊拜亮制陶技艺传习所”。

  之后,不少游客、文化学者、收藏家纷纷来到保突村参观制陶技艺,并购买一些陶器。只是,对这一古老的技艺的了解依然局限在较小的圈子里。

  变化也在发生。2013年,保突村的刘美珍发动村里的妇女成立了昌江保突制陶专业合作社,合作社由刘美珍和羊拜亮的女儿黄玉英负责,共有8户人家加入。

  “我们小时候,父母都是挑着这些陶器换来粮食给我们吃,所以我们对陶器还是很有感情的。”今年44岁的刘美珍说,她之前在海口打工,结识了做陶器生意的朋友,想到村里日渐式微的制陶,她萌生了振兴这一传统技艺的想法。之后,她开始学习现代制陶技术,2012年回到村里张罗组织合作社的事情。

  “我以前就跟母亲学过制陶,现在又学到了现代技术,我想着把它们结合起来,一方面传承祖先代代传下来的技艺,另一方面也作为增收手段。”刘美珍告诉记者,由于缺乏资金,此前她们没法购买现代制陶用的气窑、练泥机、拉坯机等设备,今年,政府部门已决定出资帮她们购买这些设备。

  “我们已经做了几十件陶器,等着设备到了就可以烧制了。”刘美珍说,根据市场需求,以后既可以做传统露天烧制的陶器,也可以用气窑做现代陶器。

  记者看到,刘美珍她们做的陶器,已不仅仅是实用为主的碗、盆、罐等,还包括笔筒、陶偶、花盆等,而且上面刻着芭蕉叶、黎族图案等花纹。这些陶器100元到1500元不等,已经被预定了30多件,预订者主要是行政单位、公司、酒店会所,用于观赏、装饰。

  保突村党支部书记刘小练说,通过合作社,发动更多妇女制陶,既传承这一技艺,又努力将这门技艺打造成村里的“一村一品”产业,促进村民增收。

  石碌镇党委书记陈国斌告诉记者,政府将拿出100多万元在保突村建设新的制陶传习所,包括停车场、展览厅、休息观演区、广场活动区、烧窑及制作区等。

  “除了更方便传承,还将与旅游充分结合,通过引入陶器展览、制陶演示、民族歌舞表演等等,做出内涵丰富的旅游产品。”陈国斌说,传习所预计年底动工。

  昌江是明年“三月三”活动的主办地,黎族的陶器、牛皮凳、织锦将作为特色产品推出,让更多人了解,以扩大市场,促进农民增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