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宗委专栏 > 民族园地 > 民族文化风情
黎族民歌山花“争艳”
    发布时间:2018-10-22    字体[ ]    
      文\海南日报记者 陈蔚林

  “大雨啊快快下来吧,阻拦姑娘们回家的路。”

  “你们求雨下来,想阻挡我们回家的路,我们就戴着你们的新草帽,穿着你们的雨衣回去!”

  10月10日,由海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选送的翩哈组合以一曲黎族原生态民歌《求雨拦路》,把海南黎族青年男女在草木葱茏、溪水淙淙间传递的脉脉情愫搬上了中国民间艺术节舞台。一唱一和,激起满堂喝彩。

  黎族民歌调子“太好听了”

  海南黎乡素有“歌海”之称。如翩哈组合指导老师、五指山市黎族民歌传承人黄清妍所说,“黎族人唱歌就如同说话一样,无论红白喜事、喜怒哀乐,生活中的一切,都能用歌声来表达。”

  值得一提的是,黎族民歌并非“藏在深闺人未识”。原供职于海南省民族歌舞团的作曲家张明还记得,1997年1月,第一张海南黎族民歌专辑《五指山之歌》刚一面世就引发了抢购热潮,“那个时候,谁都以拥有这样一盒卡带为炫耀的资本。”

  这片丰沃的艺术土壤,还为一代又一代中国音乐人提供了无限养分——《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请到天涯海角来》《万泉河水清又清》等传唱不衰的经典歌曲,都是从黎族民歌优美的旋律中获得创作灵感。

  而生于斯长于斯的黄清妍,天然地就拥有了这些养分。对于此次能作为翩哈组合的成员,一起登上第十一届中国民间艺术节的舞台,与来自河北、内蒙古、江苏等22个省区市,汉、满、维吾尔、蒙古族等多个民族的民歌表演队伍同台角逐“山花奖”,她深感骄傲。

  省民协相关负责人介绍,“山花奖”是经中宣部批准,由中国文联和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设立的,与电影“百花奖”、电视“金鹰奖”、舞蹈“荷花奖”、戏剧“梅花奖”、音乐“金钟奖”一样,同属我国文艺界的最高奖项。此次参加角逐的参演作品,代表了近年来我国民间文艺的最高水平,既突出了民族性和地域性,又保留了浓郁的民间风格和乡土气息。

  翩哈组合演唱的《求雨拦路》,描写的是热恋中的黎家青年男女在分离时难舍难分的动人情景。歌词大意是:阿哥祈愿苍天降雨、河水倒涨,阻拦住阿妹回家的路程,好成全这段美好的姻缘。阿妹则俏皮地和阿哥拌嘴,佯装要走,欲拒还迎。

  “我在台下坐着,心却已经飞到台上去了!”提起那天翩哈组合参赛的情形,黄清妍还很是兴奋,“歌还没唱完,观众席里就一阵躁动。大家互相打听,这是来自哪个省份、哪个民族的队伍,好多人夸‘这调子很独特’‘这唱腔太好听了’!黎族民歌得到认可,说明我们这么长时间的努力没有白费!”

  改编后的《求雨拦路》更富表现力

  为了在这次艺术节上取得好成绩,参加演出的翩哈组合团员龙新、高山、王迅、朱雪荣、马彩金和黄丽萍都放下了工作,提前一个月到海口集中培训和排练。

  “付出多少都值得呀!”黄清妍笑着介绍,翩哈组合的“翩哈”译成汉语就是“我们的好朋友”,这群“好朋友”现在一共有20人,“好朋友们因为对黎歌共同的热爱,从全省各地、各行各业走到了一起。他们之中,有医生、有厨师、有保安……唯独没有专业歌手,能有这样的机会站在全国人民面前展示黎歌风采,怎么能不珍惜呢?”

  翩哈组合的微信群里,无论白天黑夜都可能弹出长长的语音,点开一听,大多是黎歌悠扬的旋律。“排练时间之外,只要想唱我们就唱,互相请教、互相帮助。”黄清妍说,别看这首《求雨拦路》不长,要唱好还真不容易。

  首先,6位团员分别来自五指山、乐东、白沙等不同市县,所使用的黎族方言略有不同,使用黎族哈方言的团员要先一句一句地学准这首歌曲使用的黎族杞方言才能演唱。

  其次,黎族民歌取材于山水之间、劳作之时,演唱时要以丰富的唱腔和肢体语言,为听众还原歌曲诞生时的场景。“唱流水,要唱出流水潺潺的意境;唱高山,要唱出翻越高山的起伏。没有看过大山大河,不了解黎族风土人情,或者是缺乏劳动体验,想唱好黎歌都是很困难的。”黄清妍说。

  为了让《求雨拦路》更具表现力,更能为其他民族听众接受和喜爱,黄清妍还对这首歌曲进行了改编,在确保不影响黎族民歌原音原韵的基础上,将男生独唱改成男女对唱,又将部分段落的节奏放缓、放柔,使得这首歌曲更悠远绵长,更能体现热恋男女的缠绵缱倦。歌曲的原传唱人刘连英在听了改编版《求雨拦路》后直竖大拇指:“改得好!就是要这样不断完善,把我们的黎歌唱出大山,唱响全国!”

  把黎歌唱得更响更远

  翩哈组合的团员们都说,在赛前排练的一个月时间里,大家想唱好这首歌,就像是“着了魔”一样,有时夜里都躺下准备睡了,兴致来了又起身练习,“家人也很支持我们。有的团员孩子还小,也懂得说,‘妈妈,我来给你打节拍’‘爸爸,我来跟你合唱’。”

  从孩子身上可以看出,对歌唱的热爱是融在黎族人血液里的。原海南省舞蹈家协会副主席吴名辉至今还记得,1975年9月第一次在黎乡见到“黎族歌后”王妚大的场景——被临时“点将”上台的王妚大一口气把“叽呃调”“千家调”“滚龙调”“呼嘿调”“鹧鸪调”等黎家人耳熟能详的民歌唱了个遍,那架势像是要唱到天亮也唱不休。台下的观众也纷纷唱和,那情那景十分动人。

  黄清妍告诉记者,如今喜欢黎族民歌的仍大有人在。她在参加五指山市组织的“非遗传承人进校园”活动时就发现,许多中小学生为了学唱黎族民歌,主动向家里长辈提出:“我想讲好黎族话。”

  她每次回五指山时,也总有黎族民歌爱好者“通风报信”,邀她出来教大家唱歌。“一般是十几个人找个地方,以‘AA制’的形式组成聚会。聚会、聊天都是次要的,唱歌才是主题。”黄清妍也分文不取,倾囊相授,兴致一来,从白天唱到夜晚也是常有的事,“聚会的人里,最小的还没上小学,最大的年近半百了,大家都热情高涨的。”

  每每沉浸在歌的海洋,黄清妍总是发自内心地感到快乐:“这种快乐是做其他任何事情都无法感受到的。所以,我常跟翩哈组合说:我们唱黎歌,不是为了当歌星,不是为了赚大钱,而是为了把黎族的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下来、传播出去。每个黎族人,都应该有这样的自觉,都应该担这样的责任,我们的民族才能永远充满生机。”

  链接

  经典黎族民歌

  《斗牛调》

  《舂米谣》

  《捡螺歌》

  《五指山之歌》

  《叫侬唱歌侬就唱》

  《五指山上五条河》

  《隔久不来这个村》

  《感谢恩人毛泽东》

  《阿妹挂哥挂得多》

  《有歌不唱留做乜》

  《久久不见久久见》

  本版图片由受访者提供